足球总进球数如何猜中|2019世界杯总进球
客戶端下載|加入收藏|設為首頁
你的位置:首 頁廉政教育清風文苑 》正文

無人發現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  發布時間:2019-04-19 07:23 分享

“抓緊時間通知一下各鄉鎮各街道的相關人員,明天上午九點,到局大禮堂開會!”快下班的時候,舒局長安排了工作。

“啊?又什么會啊?”辦公室副主任郝磊聽到開會頭疼。主任最近病倒了,郝磊代為主持工作,四天就趕上了三場會,忙得腳不沾地。

“省里有新的工作部署,市局已經開會傳達了,咱們也得行動起來啊。開個會,非常必要。”舒局長說。

又是這種不研究實際問題、為開會而開會!郝磊一聽就心煩。暗暗嘆了口氣,小心翼翼地問:“那……這個會,還用搞材料嗎?”

郝磊最近寫會議講話寫得頭蒙,一提起搞材料就反胃。并且他發現,越是像這種缺乏實際內容的會,往往越要求搞材料把“虛的寫實”,簡直是要讓頭發掉光的節奏。郝磊不覺摸了摸自己半禿的腦門,滿心期待舒局長能“高抬貴手”。

“材料肯定要搞!”舒局長直接打破了郝磊的幻想,“開會就得有開會的樣子嘛!你抓緊起草個講話稿,講一講形勢,強調強調意義,再提提要求……”

郝磊聽到要搞材料,已是滿心失落,聽到這些又臭又煩的內容,更是莫名煩躁,脾氣噌地竄了上來,一跺腳,大聲說:“講這么多虛的有用嗎!”

剛發完火,郝磊就后悔了,再怎么說,人家舒局長也是為了工作,自己哪能這樣耍態度呢?

舒局長卻并無動怒的意思,看了看郝磊,說:“先坐,喝口水,有話慢慢說。”

郝磊更過意不去了,訥訥道:“舒局長,對……對不起,我……”

舒局長寬和地點了點頭:“其實你說得對。講話未必有用,來開會的也未必認真聽。說實話,這會,我也不想開。”

郝磊疑惑地看了看舒局長的眼睛,覺得他不像在說反話。想了想,憋不住問道:“既然如此,那為什么還要開呢?”

“你啊,還是年輕。”舒局長笑了笑,正色道,“開會,不僅是商議事情、安排工作,更重要的,是明確責任。你想想,這項工作,我們開會布置了,那么至少就表示了重視、履行了職責。但如果連會都沒開,那就成了不當回事兒、不履職,以后假如出了問題追究責任,我們能承擔得起嗎?”

“再說了,開會,本身就是工作的一個重要指標。你聽說過咱們區里哪個部門開會很少嗎?大家不經常是一天到晚在開會!這樣顯得工作飽滿、態度積極啊。”

“但是……一天到晚開會,還怎么撲下身子干工作?上級不是要求減少不必要的會議和材料嗎?”郝磊對文山會海著實深惡痛絕。

“那你說,怎么破除文山會海?不還得是開會布置、開會推動、寫材料提要求嗎?”舒局長說,“當然,或許我老了,只會這些方式。等你以后當了局長,想必會有更新更實的辦法吧,呵呵。”

話都說到這份兒上,郝磊自然不敢再說什么,低頭道:“不敢,舒局長,我還是太年輕,請您別見怪。”

舒局長笑了笑:“最近你也辛苦了,今晚又得連夜弄稿子,弄好之后,明天上午踏實多睡會兒吧。”

郝磊是個做事認真的人,雖然心里不痛快,但還是挑燈夜戰,弄好了二十頁的講話材料,又仔細校對了一遍,檢查錯頁漏頁無誤后裝訂好。想了想,又專門出了份兒備份稿,整整齊齊地擺在舒局長桌上。這些都忙完,已是凌晨四點,郝磊索性就在辦公室睡了下來。

一覺醒來,已覺陽光刺眼,看了看表,都十點半了。“講話大概一個多小時,九點開會,這會兒應該快散會了。”郝磊收拾了一下,走到局禮堂。

會場氛圍不出意外地單調沉悶,滿座人員昏昏沉沉,舒局長在臺上念稿子,語氣連點波瀾都沒有。郝磊仔細一聽,竟然剛講到第一部分!

“什么情況?!”郝磊愣住了,講話稿共四部分,第一部分也就一刻鐘的事兒,怎么一個多小時了還沒講完?

舒局長仍在機械地照稿講話,一直講到十二點,大家機械地鼓完掌,會議總算結束了。

“小郝,辛苦了!”舒局長走出會場,見到郝磊,拍了拍他肩膀:“材料弄得不錯,就是長了點,不過長點也好,很能體現工作態度嘛。”

郝磊隨手接過舒局長手里的講話稿,正想問問為什么講這么久,突然覺得手上的材料有點厚,愣了愣,翻開一看,頓時明白了。

“舒局長他……他竟然把那份備份稿也一起給念了!”郝磊哭笑不得,“這……這咋整個會場都沒人發現呢?”

(常如洗 作者系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)


上一篇:被退回的紅包

下一篇:談談“化”